今天是 2020年 07月 09日 星期四
甘肃电气装备集团有限公司
Party building in Enterprises
企业党建
大道精诚石为开 潜心付出终不悔——深切怀念我国小型发电机行业的技术奠基人娄尔修同志
2020-02-21 返回列表

微信图片_20200217162713.jpg

     编者按:娄尔修这位四十年代毕业的大学生,为我国电机事业、为兰电的振兴腾飞做出了杰出贡献。他热爱兰电、关心兰电并竭尽全力为兰电奉献了一片赤诚之心。他的一生是奋斗奉献的一生、是低调随和的一生、是朴实有为的一生。本文写作过程中,部分资料参考了娄尔修女儿娄有仑撰写的《我的父亲》回忆录,兰电老职工邢桂观创作的报告文学《足迹》以及公司离退办提供的部分材料,成文后由兰电原总工程师张广垣提出了修改意见并最终成稿,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作者:牛品德




微信图片_20200217162748.jpg

2020年2月4日,农历“庚子”年立春,正当全国人民全力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特殊时刻,从上海传来一个不幸的消息,我国小型发电机行业的技术奠基人,交流发电机技术的开拓者,国家优秀新产品金龙奖、国家质量银质奖、甘肃省科技进步奖获得者,原兰州电机厂总工程师、正高级工程师、“特殊贡献奖”获得者娄尔修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享年92岁。

娄尔修一生致力于发电机技术研究,尤其是在交流发电机技术的开发上,深情耕耘,造诣深厚,威望极高。他在我国电机行业是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人,对我国小型发电机技术的创新、换代及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尤其是对于兰州电机的发展壮大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电机行业,他是一面旗帜、一座里程碑,他的一生是奋斗奉献的一生、是低调随和的一生、是朴实有为的一生。

出身优渥 学识深厚 潜心钻研

1928年7月1日,娄尔修出生在浙江绍兴一个颇有名望的丝绸家族,时值国家动荡年代,少年时的娄尔修亲眼目睹国家动乱下老百姓民不聊生的生活现状,他立志要为中国工业的崛起贡献毕生力量。1949年,娄尔修在共和国成立的礼炮声中,以优异的成绩从上海交通大学电机工程系专业毕业,作为与新中国诞生同期的大学生,他感觉自己的人生被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心里充满了无限的力量。毕业后的第一年,娄尔修在唐山市北方交通大学唐山工学院任助教。

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百业待举。站在新时期的十字路口,娄尔修徘徊了,是继续任教还是投身实践,把自己的知识转化为付诸革命的行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娄尔修下定决心,他要把自己变成工人阶级,在工厂接受锻炼,接受革命再教育,把自己所学的知识转化为推动中国工业实实在在前进的动力。

1950年,娄尔修告别唐山工学院师生,只身走进了上海华生电器厂。他直报家门,凭借出众的学识和聪颖的灵气,打动了厂领导,使他顺利进入了已久负盛名的华生厂担任技术员。作为电机专业科班出身的娄尔修,随即被视为技术骨干被委以重任,予以重点培养。由技术员起步的他,刻苦钻研电机理论知识,努力提升业务技能,仅三年时间,就被原上海机电一局由一级技术员破格晋升为七级工程师。

50年代的中国大地,到处一片荒败景象,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方兴未艾,唯独上海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发展优势,已初具现代城市的规模和繁华。那时候厂里统一吃饭,八个人一桌。吃完饭,快乐的单身汉们在大上海的霓虹灯下快乐去了,喜欢安静的娄尔修却婉拒同事的邀请,自己一个人待在宿舍里偷偷学习。他利用业余时间,借助广播讲座自学俄语,后来他又进修学习了德语,尽管在求学时他已能用英语读写,但他明白,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掌握外语是工程技术人员博采众长的必要通道。二十几年后,在与德国西门子和世界高科技对话时就借助了他起初潜心学习的这种功力。

通过持续不断的钻研,娄尔修逐渐成长为华生厂技术骨干,在发电机设计领域渐露锋芒。1957年,他代表华生厂参加了TSN、TSWN农用小型水轮发电机全国统一设计。1959年,他主持研制的机械整流式发电机荣获国家科技成果三等奖,并在理论和实践上为自励恒压发电机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1960年,华生厂一分为二,其中电机生产板块衍变成为上海革新电机厂,成为专业的电机制造企业,其中还承担了部分军工产品的研发任务。保密下的技术实验室被披上一层神秘色彩,娄尔修好像突然失踪了一样,有时候几天或者十几天都见不着他的面,有人传说他去了别的单位,实际上,他是为了保证军工产品的研发需要,吃住在实验室里。在这期间,他担任工程师负责完成了多种特殊用途电机的研制和改进,多项产品均为国内未生产过的特种电机。

1963年,他以出色的工作业绩被授予“上海市先进工作者”并当选为上海市普陀区人民代表。

内迁西北 历经艰辛 终成大器

1965年6月,娄尔修同志积极响应国家“支援三线”建设号召,带头参加“三线建设”,义无反顾随企业内迁西北,来到兰州电机厂(兰州电机股份有限公司前身)工作并担任工程师。

内迁临别之时,儿子刚好三岁,妻子患肝炎需要治疗,又恰逢母亲骨折,后院乱成了一锅粥。家人都劝他暂时不要离开,面对内迁开拔的命令和家庭的实际困难,在简单处理了家事之后,他毅然决然的踏上了西行的列车。回望着依依远去的大上海,他内心波澜起伏,流下了内疚的泪水。忠孝不能两全,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知识分子,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他要为祖国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他发誓要真正干出一番成绩,报效祖国,以此来安慰对家人的愧疚。

“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大西北,荒凉破败。60年代大山深处的兰州,经历了自然灾害和饥饿刚刚恢复生机,与繁华靓丽的大上海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环境恶劣尚可接受,真正困难的是经济条件,吃住都是问题,由于条件有限,娄尔修等一批从上海来的技术人员,就借住在兰州电机厂的老式筒子楼里,吃的也是粗粮杂粮。

困难没有压垮心中有理想的人,却给了他们另一种动力。经济贫困、物资匮乏的年代,生活没有幸福可言、消遣没有地方可去、思乡没有渠道排泄,这个背负书囊来到西北黄土高坡的人就专注于他的电机事业,兰州电机厂老办公楼就见证了他默默付出的背影。

发电机自励磁技术开发之前,是由一台称之为“励磁机”的直流发电机提供励磁支持而进行发电的,这是一直沿用的传统。科技的发展要求在发电机的励磁方式上有一个历史性的突破,理论上的逐步完善以及半导体器件的开发并走向商品化为新型励磁方式提供了客观条件,使多少年来人们朝思暮想的甩掉励磁机的设想趋于现实。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国际上兴起了开发“无励磁机”或称“静止励磁”发电机的浪潮。1962年娄尔修就开始采用“相复励”励磁方案的自励恒压发电机的探讨。随着内迁,这种探讨移师兰州。

多少个不眠的夜晚,多少个寒冬暑夏,“相复励”几乎占据他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他痴迷于此,整个人如同走火入魔一般……

他选择的人生是迸发出生命火花的搏击之路,选择的课题是造福于人民、拓宽电机事业的课题,但他却无法选择出身,而这种无奈在特定的“血统论”年代则是一种灾难。

文革期间,娄尔修被强加上“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反动技术权威”等等罪名,接受过数次批斗。那时的批斗会很有一种气势,便是将被批斗者的双手拧到背后,脖子上挂着牌子押上批斗台,一介书生何尝见过这等架势……,特殊年代里,他把满眶的泪水装进了心里。

这是一个把名声和清白视为生命的人,而悲剧则是把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撕破了给人看。铲草、扫厕所、拉架子车、当搬运工……期间,脚又被砸成骨折。他,跌入一生之中最阴冷的寒冬。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诗人雪莱说,不久正在安炉子、装烟筒的他被宣布“解放”,重获自由。又过了半年他被“借”到了车间技术组,他终于回到了他梦寐以求的技术岗位。

人,需要一种精神支柱,事业支撑起来的人生,被苦与乐注进了新的诠释。浩劫过去,春天终于来临。1976年,作为主任设计师的娄尔修,推出了配微波电站的我国第一台30kW无刷电机(TZW)等主导产品,使兰电在70年代末声名鹊起,一跃成为我国发电设备主导生产企业,后来改名为TFW的交流无刷发电机成为“甘肃名牌”产品,远销海内外十几个国家。特别是在交流发电机的研发上,他亲自动手,自编计算程序并带动研发团队,解决了很多前所未有的技术难题,使兰电交流发电机产量从“0”跃升为年产万台以上的行业重点生产企业,龙头企业。

1979年3月,娄尔修被任命为兰州电机厂副总工程师,10月被任命为总工程师,作为电机行业的技术翘楚,他代表兰电参与了多项发电机相关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制定和全国统一设计工作,为兰电赢得了荣誉和地位。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1981年至1985年,各项荣誉接踵而来。娄尔修主导研发的“兰电牌”交流发电机获“国家名牌产品”称号;T2W2系列交流发电机,荣获国家优秀新产品金龙奖,机械部科技进步三等奖;TZH系列交流发电机获国家质量奖银质奖章,该产品前后出口到全球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有力的拉动了兰电产品的出口,我国南极长城站安装了该电机进行发电,为“长城站”的稳定运行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电力支持;TFW系列无刷交流发电机,分获甘肃省机械工业科技成果一等奖、甘肃省科技进步二等奖;TFWH系列船用交流发电机,分获甘肃省机械工业科技成果一等奖、甘肃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甘肃省“名牌产品”。

80至90年代,是兰州电机厂发展壮大的黄金时期,这得益于以娄尔修为首的技术人员研发的“相复励自励恒压同步系列发电机”的批量化生产,它以其卓越的性能指标,高度的可靠性、方便维护等优点风靡全国,独领风骚,为兰州电机厂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回头客,进而成为兰电重要的支柱产业。

忠诚谦逊 殚精竭虑 功成身退

1980年,积劳成疾的娄尔修被送往上海,在兰州电机厂驻上海经理部工作期间,他仍对曾经生活过的黄土地魂牵梦萦,时刻记着自己是一个“兰电人”……

随着改革开放,各地乡镇企业蓬勃发展,其中不乏许多电机制造企业,他们慕名找到娄尔修,开出高薪,甚至言明“足不出户,报酬从优……”。他诚恳地告诉一个个说客:我在上海工作系厂里照顾,我一生清明,请帮帮忙……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在兰电驻沪办事处工作期间,他十几年如一日,每天倒两班公交车准时上班,风雨无阻;他戴着一副露出十指的手套,随时工作已成了他生活中一份难以割舍的习惯。为了给兰电赢得客户,他竭心尽智,经常奔波于各设计院对接合同技术问题,出谋划策,积极推荐兰州电机厂和“兰电牌电机”。在他的积极努力和牵线搭桥下,众多客户和用户走进了兰州电机厂的大门,为企业带来了许多大订单。

1983年,兰州电机厂正式启动引进德国AEG公司发电机技术项目。1988年,娄尔修被评聘为正高级工程师后,为促进与德国AEG公司的合作,为进一步推动项目落地,加快实施进度,于1989年代表兰州电机厂远赴德国AEG公司参加交流培训,为引进该系列电机做了大量工作。

他以一个“兰电人”的忠诚和一个设计师的情怀,多次给厂里写信,内容包括“产品研发、企业管理、发电机技术发展趋势”等内容。在一份题为“开发具有AEG性能指标,TFW成本价格的下一代新系列发电机”的信中,他这样说道:91年7月得悉,福发厂在引进英国PeTBOW发电机的基础上搞成国产化低成本的新系列并已投放市场……上海电科所组织各厂搞下一代发电机“国家队”……他认为形势“狼已经来了”,对下一代产品只能大干快上,别无出路……我是小发电机设计的老兵,与其发号施令、空话连篇,不如多做实事亲手验证……接下来是缜密的计算数据和表格。信件字里行间融进了他学识上的真知灼见,彰显了他人格上的无私奉献。焦虑之心,溢于言表;赤子之情,催人泪下。

1997年8月,娄尔修光荣退休。

晚年的娄尔修,回归家庭,尽享天伦之乐,但他始终没有忘记曾经为之奋斗过的兰州电机厂,但凡有去上海的同事,或是厂里派人慰问他时,他总会关切的询问企业发展、产品研发等相关情况。他谈吐温文而雅、思路敏捷清晰,一个遨游于电机王国的孜孜不倦的追求者,为我国的电机事业,为兰电的振兴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热爱兰电,关心兰电,并竭尽全力为兰电奉献了一片赤子之心,赢得了同时期同行、同事们的广泛赞誉。

2020年2月4日,娄尔修因髋骨骨折引起的肺炎医治无效,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去世,享年92岁。

消息传来,大家不胜悲痛。娄尔修同志的离世,使电机行业失去了一位引路者,失去了一位优秀的科技工作者;使兰州电机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失去了一位资深名重的开拓者。

当前,兰电已整体搬迁,在兰州新区这片热土上建起了一个装备能力先进、生产生活环境优美的,全新的、绿色的现代化工厂,职工精神饱满、激情高涨,但是作为兰电发电机产品技术的奠基人,为兰电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的娄尔修同志再也无法看见今日兴盛之兰电、靓丽之兰电,也许这就是他的夙愿,他最乐意看见的壮美画卷。

斯人已逝,精神永存。娄尔修虽然离我们而去,可他的精神将永远镌刻在每一位兰电人的心里,将永远指引我们为推动兰电快速发展,为助推行业技术进步而再接再厉,再立新功。

沉痛追思寻足迹,深切缅怀踏征程。我们每一位员工,尤其是工程技术人员,要继承和发扬娄尔修同志顽强拼搏、积极向上的工作作风,精益求精、刻苦钻研的工匠精神,不畏艰难、忠诚谦逊的优秀品质,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勤奋工作、不断进取、永攀高峰,为把兰电建设成为国内一流、国际先进的电机及发电设备研发制造基地做出更大的贡献,以慰籍娄尔修同志的在天之灵!

净心奉献,致力行业数十载,功高名重;

品德高尚,笃定使命思报国,精神永存!

—以此文,纪念我国小型发电机行业的技术奠基人娄尔修同志!

二维码
甘肃电气装备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0931-2316679 传真:0931-2316580 邮箱:geec@geec.group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瓜州路4800甘肃国投大厦
版权所有 © 甘肃电气装备集团有限公司 陇ICP备19003157号